第73部分

    

 
  卜卜…卜卜…卜滋!!

  龟头不断撞击着湿嫩的蜜穴,花瓣一次又一次地凹陷下去。吸一口气,猛力下冲,这瞬间,龟头终于破开淫贝,消失在花瓣间。

  淫贝中狭窄的通道和内部又湿又滑的黏搭,带给我无上的插入快感。

  『不要啊……痛…好痛……』

  犹如一根火热铁棒的巨大肉棒,硬生生地插入进来,让尤佳利痛苦呻吟着。

  『喔喔喔喔……真是一个宝贝蜜穴……呼呼…呼呼……紧……真是太紧……果……果然……和妈…妈妈的老穴……就是不一样……』

  卜滋…卜滋…卜滋……

  慢慢抽送着腰身,品味着稚嫩肉穴的美味。每当大肉棒刺入的时候,狭窄的肉孔摩擦着血红的龟头,马眼中忍不住喷出透明的先走汁液。

  一种爽快到令人害怕的快感跟着袭击而来,冲的我眼前是一片晕眩。

  『不要……会痛……呜呜……会痛……会痛啊……』

  虽然少女已经流露出女人该有的肉体反应,但因为只经历过几次性交而已,所以还是会感到疼痛。

  但这点我也是无能为力,因为尤佳利的小穴是只刚刚丧失宝贵处女的淫贝,所以还是非常狭窄的,因此巨大肉棒的插入还会感到痛苦。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看尤佳利的反应就可以推论出,她此刻所感到的应该已经没有丧失纯洁处女的第一次插入时所感到的那样痛苦了。

  『呼呼……嘿嘿……只有刚刚一开始的时候会感到痛苦……我会好好温柔干你的,这点我可是非常厉害,所以很快就不会痛了……小尤佳利啊,你可是有非常棒的素质,可以让每个看见你的男人都想要强奸你喔~…真是太厉害了……』

  『胡…呜呜…说…胡说……那…呜呜…有这样……不要了……呜呜……』尤佳利声泪俱下地痛苦反驳着,但到了最后还是因为太痛了而呜咽哀求着。

  『住…住手…你要对我做什么都可以,但请…放…放过尤佳…佳利吧……』高潮余韵的浪波还在体内肆虐着,不断颤抖痉挛的由美子嘟哝地哀求着。

  『呵呵…嘿嘿……那你们母女俩现在是一对性爱的母狗吧,对吗?』

  『这…这……不……不是的……』

  『是吗?你瞧尤佳利看起来不是一副挺爽的样子吗?果然是条小母狗,天生就是要给我干的,哈哈……』我一边狂妄地说着一边腰猛力地一顶一顶又一顶。

  啪…啪…啪…

  卜滋…卜滋…卜滋…

  肉体的撞击声中还夹杂着黏黏的淫靡声响。

  『哎呀~痛…痛啊……请不要这样!……痛……痛啊……』

  『小尤佳利的嫩穴好湿好湿喔,说不定太太你也看的一清二楚吧!快点,仔细盯着尤佳利看吧!好好记住她这充满性交喜悦的可爱脸蛋!』

  『妈…妈妈……啊嗯……啊啊……啊喔………』

  在尤佳利快要说话的时候,我强力地猛干了几下,让她没有办法说出口。

  『小尤佳利啊,被人强奸时的喜悦脸蛋,要好好让妈妈看清楚喔!让妈妈彻底记清楚,小尤佳利蜕变成大人后的美妙姿态。』

  女儿受人欺凌的痛楚模样历历在目,几乎就是贴在自己的鼻尖眼前发生的。由美子浮现出悲痛的表情,细细看着女儿受难的脸蛋。

  女儿所受到的伤害就像似可以移转到自己的身上一样……

  今生大概抹灭不了这样的记忆吧!

  『请强…强奸…我…我吧……比起尤佳…尤佳利…我的身体更是…大…大人了……可以随你怎么喜欢干…干我……都可以的……』由美子哀号着,悲伤又痛苦地哀求着。

  『还不到时候喔!我可是非常喜欢干还没有或是刚刚开封的小蜜穴,这其中的美味,真是值得好好细细品味一番。不要急,等一下再来疼爱太太好了。嘿嘿,你想怎么干呢?哈哈~~』

  现在所享受到的紧压感,是只能在处女的小嫩穴,才可以体验的到,当然要用肉棒彻底享受和品味一下才可以的,所以要狠狠深深地将大肉棒插进小嫩穴花心的最深处。

  卜滋…卜滋…卜滋卜滋卜滋~~

  肉体猛烈的撞击,发出淫靡的声响,逗的我欲火大旺,肉棒也就更为坚硬。

  当火烫的硬铁棒插入的时候,蜜穴构成的封闭肉筒从四面八方舞弄着血红的大龟头;而当滚烫的肉棒往外抽出的时候,蜜穴中的肉璧又如虫孺动般,巴着雁颈不肯放手,仿佛还迷恋着肉棒所带来的刺激。